墨蓝关

〖铠约〗苏烈的观察日记(三)

  今天长城来了一位客人,也是我的老朋友——李白。

  

  说起李白,真是得说上三天三夜。

  

  诗人,浪漫才子,青莲剑仙,书法家……

  

  最重要的是,长得帅!

  

  帅哭一片长安少女,不知这个家伙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

  

  不过他本人并不在意,整天与酒为伴,与剑共舞,与诗为友。

  

  我总有一种感觉,李白的出现,是繁华长安的必然,是盛世大唐的孕育出来的仙人。

  

  我对李白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起码我在长安那些年和他交情不错,不过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比如狄仁杰,狄仁杰认为李白活了这么久全靠浪,没错,就是浪!海浪!千层浪!乘风破浪!

  

  不过他也确实很迷人,或许是他独到的人格魅力。

  

  这不,借着与我这个故友相会的由头来长城撩骚了……

  

  拿我当个幌子也就算了,能不能别缠着我们厨师!没看见一边的铠和玄策杀了你的心都有了吗?

  

  “唉,我说,老朋友,你们长城还有这等风景…真是……”李白自认为很潇洒的转悠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坐在石凳上。

  

  “你说厨师?”

  

  “可不是么,瞧瞧,混血魔种,生的那么俊俏,做饭还那么好吃,还那么温柔,说实话,我想把他拐…哦不,带回长安哈哈哈。”

  

  “那你就继续想吧。”我死鱼眼。

  

  “额…干嘛这么肯定……”

  

  “你看那个小伙子。”我扬起下巴示意李白看铠。

  

  “哦,真帅,真壮,还有点……傻傻的,怎么了?”李白懵。

  

  “你要是把厨师带走了,他得跟你拼命。”

  

  “他喜欢你们的厨子?”

  

  “不知道,不过厨师的饭就是他的生命之源。”

  

  “哪儿有那么严重?!”

  

  “额…来来来,开饭了,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带着李白一起到饭桌上,让李白留意铠。

  

  只见所有人都盛完了饭,而饭还剩下半桶,李白皱眉,有些心疼。

  

  “有点儿小浪费啊…饭还剩那么多,可所有人都分完了。”

  

  “你想多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铠就已经行动了,厨师很自然的给铠端一个很矮的凳子在一边,铠顺势坐下,厨师把饭桶放到铠跟前,贴心的递了个勺子给他,顺便端了几盘菜给他,铠照单全收。

  

  “这架势…有点夸奖。”

  

  “哈哈哈!一般一般!”花木兰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重重的拍了李白一下。

  

  我看李白的表情仿佛是受了内伤。

  

  “稀客啊太白,既然来了,多吃点!我们长城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也就守约做的饭能拿得出手了。”

  

  “的确很好吃。”李白毫不吝啬他的赞美,队长听到后像是很满意的点点头。

  

  “算你有口福了我们的客人。”队长将胳膊肘搭在李白的椅背上,和我们一起看着铠的进食。

  

  铠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将饭菜消灭干净,我从李白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想说:这TM确定是吃饭?不是直接倒饭?!

  

  在长城,剩饭是不可能剩饭的,这辈子不可能剩饭的,如果剩饭了,那一定是铠去出任务了。

〖铠约〗苏烈的观察日记(二)

        自从上次看见铠和厨师看起来亲密的举动之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不太正常。

  

  表现在一看见他们两个我就莫名奇妙想到那天集市的场景。

  

  而两个当事人仿佛没有一点儿不正常,该做饭的做饭,该塞饭的塞饭,该给弟弟留青菜就留青菜,该抢玄策肉还是抢玄策肉。

  

  所以我觉得一定是我出问题了,所以我找到了伽罗,顺便将我在集市里买到的书交给她,她看起来很开心,我还把我的花也抱过来了,打算和它一起听听伽罗讲课。

  

  不幸的是,我在学塾里见到了其中一位当事人——铠。

  

  这位异乡人偶尔来这里学习属于中原的知识,目的是为了能和伙伴们更好的交流。

  

  其实这倒也没什么,我和我的瓣鳞花,还有铠,还有其他感兴趣的战士们一起听完了这一上午的课,而关键就在于,中午的时候,厨师拎着饭盒进来了。

  

  而且我看见某个背着蓝色大砍刀的战士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又像个大型犬一样在厨师身边蹭来蹭去。

  

  哦,这该死的既视感。

  

  “厨师每天都会给学塾送饭吗?”我问伽罗。

  

  “每天守约都会为学塾做饭,至于来送饭的人是不是他就不确定了,可能会是玄策来送饭,有时候会是队长,偶尔还会有其他战士,来的最多的是盾山。”

  

  盾山,一个谜一样的机关造物,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厨师最开始捡回它时,我险些没有把它切割拼接成一个大桌子。

  

  而厨师看出这是某种机关,并且把它放在厨房的角落里,偶尔会尝试启动它,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当成了桌子。

  

  还是个很方便的桌子,然而盾山被启动之后就没有履行过桌子的职能了,更多的时候是去站岗,而第二天铠就拿着一个桌子放在了原本盾山的位置上。

  

  我去厨房的时候看了几眼那个桌子,做工有些粗糙,但是很结实,不像是正经木匠做出来的……

  

  我不排除是铠用他的大砍刀削出来的。

  

  回归眼下,饭菜的香味已经弥漫了整个学塾,不出意料,这些家伙虽然馋的跟狼似得,但还是将第一份端给了伽罗,他们的先生。

  

  这点我很满意,我有时也会来这里教课,只不过这样的话坐在下面听课的就是伽罗了。

  

  伽罗开心的弯了眉眼看着这些争先恐后打饭的家伙,我的心思却不由自主放在了厨师和铠身上,伽罗训注意到我的目光在这两个人身上,坐到我身边来跟我说:

  

  “你觉得这两个人怎么了?”

  

  “啊?”我回过神。

  

  “你一直盯着他们两个看?怎么了?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额…也不是…总觉得这两个人……嗯,怎么说呢。”

  

  “哦?”伽罗许是明白了我的纠结,于是她也注视着这两个人。

  

  铠已经粘在厨师身上了,等其他人领完饭后他直接从厨师手中将整个饭桶拿走,厨师无奈的笑着看他,坐在他身边看着铠吧嗒吧嗒的塞饭。

  

  我感觉铠已经和饭桶合二为一了。

  

  等等。

  

  我好像忘了什么。

  

  我将目光放在铠身上。

  

  壮士!饭菜留我一份!

〖铠约〗少爷与管家(上)

管家铠x少爷约/现代背景/温情向

  

  

  ------------------

  

  

  “或许你们可以解释一下哪位和蔼的老人家去哪里了?”百里守约对着电话说道,百里守约脸上浮现一丝怒意。

  一直以来,他的父母都在国外工作,而且将他的弟弟也带到国外接受教育,守约不喜欢移居国外,死活要留下来,父母也不强求,留下他们家以前的别墅,还有这个别墅里的一个老管家。

  不管怎么说,守约蛮喜欢这个爱操心的老管家,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而现在,这个陪着他长大的管家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个外国人。

  这感觉有点糟糕,守约没有在电话里得到自己的答复,感觉有些失落,可能是因为父母含糊其辞的敷衍回答,也可能是因为失去了那个年迈的老朋友。

  “少爷…你在吗?您该起床了吧…”一个高大英俊的外国男人站在门口,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守约的房门,高鼻深目的新管家拥有一头银发,规规矩矩的束在脑后,而且他看起来有些苦恼。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作为一个管家,以往的工作很少有这种看孩子的性质。

  这个管家叫铠,是一个留学生,打算留在国内发展,于是找到了这份工作,他见过之前的老管家一面,他的确到了年纪,该离开了,而且老管家对铠也算是满意。

  但铠担心小少爷不高兴,毕竟小少爷和老管家相处了那么久,肯定有一种类似亲情的感情融化在里面,所以一时半会可能难以接受。

  铠的心情有些小忐忑,带着这样的心情他为他的小少爷准备了早餐,并且叫他起床。

  门从里面被打开了,紧接着就是两人的对视,铠比守约高处一个个头,所以铠低头,守约抬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仿佛能从对方眼里看出字来。

  短短几秒的对视,却让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咳…少爷,早饭准备好了。”铠自觉让路,守约顺着台阶下楼,觉得这个家伙还是蛮帅的,于是回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殊不知,铠也在偷偷打量他。

  再一次四目相对…

  哦天哪…这感觉可真奇怪。守约有些不自在的回头,感觉别扭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适应,不过看着餐桌上和以往别无两样的菜,守约中肯的点头。

  看来还是挺认真的嘛,有提前做功课…知道我的习惯。想到这里守约对铠的好感稍微提升了那么一点点,只有那么一点点。

  守约正在饭桌上细嚼慢咽,铠站在一旁看着落地窗外,别墅区的绿植景色永远是那么和煦而又…死板,仿佛全世界的别墅区都一个风格一样的感觉。

  从守约的角度能看到铠的侧脸,窗外的暖阳为英俊男人的侧颜打上一圈完美的轮廓,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英俊骑士一样。

  守约没有多留恋,看了几眼心情颇为复杂的将早饭吃完准备出门。

  铠将碗筷收拾下去,看正在门口穿鞋的守约,询问道。

  “需要我陪您出去吗?”

  守约抬起头看看他,又低头,沉默了一会,铠只能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等他的回复。

  “不用了。”守约将行头整顿好,刚准备推开门又回头对铠说:“谢谢。”

  铠回以一个友善的微笑,将碗筷放在厨房,突然想起来好像老管家跟自己说过少爷出去他都会陪着的……

  铠透过客厅前的落地窗看到守约骑着自己的自行车离家这栋别墅,突然有种担心的感觉。

  奇了怪了,难道看孩子的感觉…会传染??可自己也没比少爷大几岁,按道理来讲…不应该出现这种老年人情结啊?!

  铠还是开车偷偷跟上了他的小少爷,他不放心,小少爷肯定是去练习射击了,然而老管家跟铠说过守约的情况,一个练习队的人有些排斥他。

  因为小少爷是个同性恋,虽然队友们尝试照顾守约的感受,但还是下意识的与他保持距离,守约是个聪明的孩子,看的出来他们的想法,于是也自觉的与他们保持距离。

  可是距离这种东西,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只会越拉越远,时间一长,守约就很自然的被孤立了,老管家曾经试图让守约放弃训练射击,但是守约真的非常热爱这个,老管家也只能陪着他出门让他没有那么孤单。

  铠跟着守约将车停在射击场旁边,刚想跟过去却被几个女孩子拦住了,女孩子很显然是看他帅气,又是外国人。想和他合影,说实话,留学期间这种事铠已经习惯了,而且也不好意思当众拒绝人家,铠无意识的看了眼守约远去的背影,又被女孩子们的催促声拽回神。

  耽搁这一小会儿应该没事吧…铠想着,勉强在她们的镜头前露出一个笑容,等到几个女孩子心满意足蹦蹦跳跳的离开,铠才进入射击场四处寻找守约的踪迹。

  守约最近有点小麻烦,射击队里又来了一个同性恋,是个公子哥,傲的不行,而且他知道了守约也是同性恋,恐怖的是他盯上了守约,他觉得守约很好看,还温柔,他很中意。

  守约避无可避的忍受他的骚扰,以前老管家在的时候那人还能收敛点,而现在…他拒绝了他新的帅气管家的跟随。

  但愿今天他能消停点,守约期望,不过很快他的期望就落空了,这家伙看他今天身边没跟着老管家,像是恐龙复活似得急着围观蹭到他身边去问这问那。

  “唉,今天那个老头儿去哪儿了呢?”

  “说过多少遍不准叫他老头。”守约皱眉。

  “这么凶干嘛,我又没说错,怎么,他生病了?”

  “……”

  “怎么不回答我,难不成他辞职了???”

  “………”

  “难道他……”这家伙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守约的眼神制止了。

  “我说你别对我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我看上你。”

  守约的脸色更难看了,又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瞄准靶心,犹豫了很久都没开枪。

  

 

 

  

〖铠约〗苏烈的观察日记(一)

  轻松日常向,多cp主凯约

---------------------------

        我叫苏烈,他们有人叫我南孚电池,没关系,我不介意。

  

  因为我也觉得自己的武器很符合这个称号,但是这武器绝对好用。

  

  一砸能砸死人的那种!

  

  最近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我的瓣鳞花出事了,通俗点说,打蔫了…

  

  我意识到我该为了我的花做点什么了,于是我开始打听花肥的下落。

  

  我找到了营地里的其他战士,但是失望而归,因为他们都不养花。

  

  我没有放弃,我找到了我们亲爱的队长,没错,亲爱的队长。

  

  我们亲爱的队长名叫花木兰,我觉得她是这个队伍里最有男子气概的人,当然,我仅仅比她差一点点…

  

  当然,还有一个叫铠的战士仅仅比我差一点点……

  

  哦,说到铠我又不得不说,他最近有点奇怪。

  

  这位年轻人总是蹲在厨房门口,仿佛一只大型犬,每次看到我们的厨师就两眼冒光。

  

  我记得那个眼神,那个眼神令我永生难忘。

  

  仿佛一只发情的大猫咪看到了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喵喵……

  

  我这么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铠看到守约永远不会离他超过半米。

  

  就差没贴上了好不好!!!?

  

  大叔老了,不动你们年轻人的乐趣了……

  

  言归正传,我询问了队长,她表示距离长城不远有个集市,那里可能会有我想要的东西,并且让我和守约一起去,因为守约要替大家采购一些食材。

  

  队伍里的百里玄策表示誓死追随他哥哥,这个红毛小子总是毛毛躁躁的,不过好在厨师能管住他。

  

  当我们出发不久后,厨师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回身。

  

  一只蓝色的不明物体跟在我们后面……

  

  哦天哪,鬼知道拿着大砍刀的异域人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跟着我们一直到现在的。

  

  “阿铠,既然想来就一起吧。”厨师总是这么温柔。

  

  铠安静的跟在厨师身边,我似乎能从他的目光中察觉出一丝…小兴奋!?

  

  不懂不懂…真不懂…

  

  我们几个人来到了集市,我为了寻找花肥和他们走散了,百里玄策从看到集市的影子就一溜烟跑了,不知道又去那里疯了。

  

  我在集市里兜了好几圈,才从一个小角落里看到了一位老人家,一位买肥料的老人家。

  

  此时此刻他在我眼中简直身后冒光,象征着希望,带来了光明!

  

  我的瓣鳞花有救了。

  

  我非常开心,带着我的花肥不紧不慢的在集市逛逛,意外的发现了几本古书,我想着伽罗会喜欢,于是买了几本我觉得比较好的,正寻找厨师他们呢,倒是先碰到了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拿着一只活鸡,这鸡还挺凶猛,不停的扑腾,我看百里玄策那表情仿佛要活吞了些只鸡。

  

  生吃,不健康。我下意识想到。

  

  看来厨师对我影响还蛮大的,厨师始终会提醒每一个战士注意饮食。

  

  百里玄策也发现了我,跟在我身边一蹦一跳的。

  

  “唉,大叔,你觉不觉得铠很讨厌啊!”

  

  “哦?为什么这么说?”

  

  “铠总喜欢缠着哥哥!害得玄策都没办法围着哥哥要肉吃了!!”

  

  “额…可能是他也饿了…”

  

  “那现在呢!!!”

  

  我顺着百里玄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铠整个人都挂在厨师身上,可能因为体型问题,看起来就像厨师整个人被铠圈在怀里一样。

  

  哦…天…我默默抱紧了我的花肥,并心疼的看了看百里玄策一眼。